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对于郝蕾与希亚而言

时间:2018-08-18 05:1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众所周知,明星的身价取决于“名”的大小,不管这种名是美名还是臭名。因此,娱乐圈的人不怕臭名远扬,就怕默默无闻。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因为好奇心与窥淫癖等人性固有的弱点,欲求高名美誉大为不易——投入高,耗时长而产出却甚少,很不划算

众所周知,明星的身价取决于“名”的大小,不管这种名是美名还是臭名。因此,娱乐圈的人不怕臭名远扬,就怕默默无闻。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因为好奇心与窥淫癖等人性固有的弱点,欲求高名美誉大为不易——投入高,耗时长而产出却甚少,很不划算。而最快速、最经济的成名法便是精心地策划一些有意或无意、有影或没影的丑闻或糗事——当代人美其名曰:作秀。其实,国人自古以来就精于此道,如姜子牙的“渭水垂钩”,可以叫做“钓鱼秀”,郑庄公的“黄泉会母”不妨称之为“政治秀”或“孝心秀”,冯谖的“长铗归来乎!食无鱼!”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则是“乞讨秀”,而整部《世说新语》无非就是各种名人的“作秀宝典”和“作秀大全”。当代娱乐圈不过是将“作秀”这一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罢了——什么出格“秀”什么,什么能挑战大众的道德观或价值观“秀”什么已经成了娱乐界甚至文化界的潜规则。如木子美的遗精书,芙蓉姐姐的厚脸皮,赵丽华的“梨花体”,王朔的“乌鸦嘴”,各种形式的走光和裸奔,众多明星的绯闻,最近闹得轰轰烈烈的“艳照门”等等,不能不说其背后都潜藏着相当精明的经济上的考量。

因此,郭台铭的富贵多金注定了绯闻缠身将是他的宿命。如果他因此而愤怒,则等于在以一人之力与满世界的人作对,或者是在以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有鉴于此,笔者建议郭台铭倒不如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这些如涛涛江水般绵绵不绝的“绯闻”,就当那是在讲别人的故事,而自己不过是一个与主人公无关的观众罢了。甚至,面对外界的质疑,何妨学学郝蕾的经济人,故做神秘地说:“现在还不方便作太多回答。”

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两则“绯闻”惊人地相似,都不外乎是富家翁送“缠头”的老套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传统的才子佳人爱情故事的变体。在中国古代的艳情小说中,由于“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再加上商人的社会地位非常低下,自然能做小说男主人公的非“才子”莫属了。所谓“非才子不足以配佳人,非佳人不足以侍才子”,因此才子佳人相得益彰,具有“互文性”。小说中的才子佳人模式在现实有着典型的对等物——女艺人一经才子品题,往往身价倍增,而才子一旦与出名的女艺人搭上了关系,也会被传为风流佳话,由是流芳百世。可到了当代,一方面 “时无英雄”,真才子已成了稀缺动物,另一方面,即便还有真才子,世人也不甚看重了。何况,现时代整个的社会心理——包括女艺人的“审美情趣”都发生了变迁,世人往往更看重有“贝”之才了——而当前商人的地位却如日中天,自然,“傍富豪”也就成了女艺人成名的捷径。一言以蔽之,艳情小说中的“才子佳人”叙事模式已经蜕变成了报纸与其他各种媒体中的“‘财’子佳人” 叙事模式,吸引普遍大众眼球的“才+性”的公式已让位于“财+性”这一新的公式——正是这一民俗心理的转变,使女艺人成名模式也改了道。

对于作秀而言,是否真有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因此而出了名,得到了经济上实在的好处。就如那本来名不经传的“草根”周正龙,就凭着一只莫须有的华南虎,竟在报纸、网站和电视等各种媒体上自2007年10月12日一直热到了现在,估计他现今的名气也够他舒舒服服甚至灯红酒绿地过完下半辈子,以后再也不用走山穿林地在打猎上讨生活了。同样,对于郝蕾与希亚而言,郭台铭到底有没有对她们一掷千金也并不重要,就算郝蕾后来说传闻纯属虚构,媒体也为郭澄清了送希亚飞机事件的真相,可两位女星吸引公众关注的目的却仍然还是达到了。如果郭台铭因此而大为光火,甚至要为此打官司,那可正是她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一来这是典型的“无头官司”,“绯闻”并非通过她们本人传出来的,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知情人”透露的,二来就算她们官司打输了,她们仍然是赢家,因为与郭台铭打官司而名气大增所带来的好处将千万倍于打输官司所失去的。

若不了解娱乐圈的运作规律或孤立地看待这一真假难辨的“绯闻”,公众恐怕很难明了这一事件背后的真相。就在去年,《重庆商报》也报道了郭台铭另一则“绯闻”,说是据 “知情人”爆料,郭台铭将价值270多万美元的私人飞机送给内地的“干女儿”歌手希亚,并且飞机里内饰的豪华也被描得有鼻子有眼,还配了郭台铭与希亚两人的合影。当记者就私人飞机一事打电话询问希亚的助理时,助理朱小姐则含糊地说:“希亚最近是在学着开飞机。”至于希亚的开飞机到底学得怎样了,后来却再也没有下文,只是那合影则确实被证明是合成的,《重庆商报》也因不实报道而向郭台铭道了歉。

表面看来,大众在这媒体与“作秀”者导演的“人间喜剧”中似乎扮演了被欺骗的角色——其实却并不然。同样,他们并不在乎上演的戏剧背后是否真有其事,他们只是在以看戏和娱乐的心态来对待媒体上的各种报道,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发泄着自己各种各样的真实的情绪。正是在大众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支持下,舞台上或真或假的表演才得以连续不断地上演。

日前,《华商报》报道了台湾首富郭台铭豪掷几百万为内地女星郝蕾赎身的新闻,其字里行间暗示了郭台铭与郝蕾之间存在某种暧昧的关系。当记者致电郝蕾的经纪人询问赎身之事是否属实时,经纪人故做神秘地回答:“现在还不方便作太多回答。”然而,郝蕾在3月20日凌晨就此事接受新浪娱乐的独家专访时却表示,赎身之说纯属无稽之谈,同时“呼吁大家尊重事实真相,不要相信不符合事实的八卦新闻,给更多被无端牵扯到无聊新闻的人士造成伤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郭台铭如涛涛江水般绵绵不绝的“绯闻门”事件是媒体、女星及其后面的策划团体、大众三者合谋的结果。女星在其中所得到的好处上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在媒体,它的运作原则是“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金钱、暴力、性与死亡是媒体永恒的话题,也是人类最为关注的永恒的话题,而这些题材的结合更是被媒体视为“猛料”,因为这些话题迎合了人们最隐秘的需要,为报纸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人气——而人气对报纸来说即意味着经济效益,也是它的生命线。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